小个子狼

暴躁老鸽琪某人

“猫猫。”



老福特不怎么发东西....我一般在bcy玩的,bcy和老福特ID名都是小个子狼✓


沙雕改图hhhhh这个太可了~


是乱摸的鱼  我果然还是不会上色.....



原图p3喔

建国以来第一次封城。

大过年的街上行人寥寥无几,就算有那么几个迫不得已出来的也是全副武装。网络搜索推荐和热门都是有关冠状病毒的。人们都很恐慌,串亲戚也是防备着来着急的走。一点年味都没有了....

我今天下午头疼咳嗽,讲真的心里超害怕,现在又过敏了所以慌得要死。其实应该就是过敏了,但连我都慌成这样那么那些感染者得慌成什么样。

之前在推送墙里看到的,咱口罩断货了,日本店铺立刻在口罩摊摆上「可免费拿五个」和「中国加油」的字样。

又感动又心酸。

可是——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很难受——

空城武汉。

在B站看了p1的视频真的深受感触,翻了翻评论区也都是正能量和言论,直到我看到p2这条——

心里所剩的都是感动了吧。

中国两岸一家亲。

也许挺过这段就好了,武汉一定要加油啊,一定会挺过去的,等这病情过去了我一定要去武汉吃热干面!!!

我们永远是不离不弃的一家人,不会抛弃你的!!!!武汉加油!!!!!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也在空间里看到了这样一段话: 

   1998年的洪水我没有来到世上

   2003年的非典我还没出生

   2008年的地震我还小

  但2020年的冠状病毒

  我和祖国并肩站在一起

  武汉加油!

  中国加油!

都是在数学课摸的鱼

来自数学倒三的英语单科(?)

呜呜呜呜他真的好可爱www

动作有参考√

【幼驯染上耳甜文】电流加速

雄英幼儿园A班————


  “好激动好激动好激动!!”


  “你明天要带什么便当啊?”


  “到时候一起互换零食吧!”


....


  “明天要郊游啊。”


  上鸣电气收拾着书包,喃喃自语道。


  “喂,白痴,你文具袋掉了,”耳朗响香捡起上鸣脚边的黄色闪电包,“接着啊!你难道已经傻到不会和别的小朋友交流了吗?”


  上鸣才反应过来,一把夺过文具袋,恼羞成怒:“我不傻!!刚才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嘛...”


  “在想什么?明天郊游的事吗?”耳朗一语中。上鸣激动的原地高抬腿,小手高举,亢奋地说:“嗯嗯!你居然猜到了!不过还真是奇怪哎,为什么我比别人慢半拍才激动呢?”


  那还不是傻嘛。


  但耳朗只是在心里念叨。她把幼儿园发的的小黄帽戴上,耸了耸肩,漫不经意的笑了笑:“那一起回家吧?”


  上鸣扬起嘴角,把书包单肩背上,跟着她走出小A班。


————


  “妈妈,明天幼儿园要郊游。”耳朗嘴里嚼着仙贝,含糊不清道。


  “吃完再说嘛宝贝儿,”耳朗美香揉了揉乖女儿的脑袋,“那我给你拿钱,你一会出去买零食吧!”


  爽快。


  耳朗哼着最近比较喜欢的摇滚乐,在商店街上蹦哒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个性好厉害啊!”爽朗笑声从街对面传来。


  是街上没人要的神经病吗?怪可怜的。


  耳朗一抬头却懵b了:


  “这不是白痴吗..算了不认识不认识看不见我别靠近我——”


  “耳朗!!!”上鸣傻了吧唧地憨笑,跑向耳朗,“你怎么低着头啊!不说这个了,你快看你快看!我的个性!”


  上鸣伸开双手,微弱却惊人的电流从这个幼儿园小孩手中释放出来。


  耳朗惊呆了。


  “我刚才出来买明天的零食,结果因为太激动摔倒了。然后你猜怎么着?我放电了!!”


  白痴小电男。


  耳朗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
 ————


 第二天。


  上鸣在大巴车上变戏法似的给其他羡慕不已的小朋友们讲自己“电气缠身”这一个性。


  再骄傲的瞟一眼身边的耳朗,却发现她已经头靠着窗户睡着了。


  上鸣歪头看着她,小朋友们见他不往下讲就陆续回位坐着了。


  “还说我白痴呢,妈妈每天都说不盖被子睡觉会感冒,你看你自己!”


  耳朗睡着了,闭着眼睛,睫毛弯弯的,小嘴禁闭,呼吸声此起彼伏。


  蛮可爱的,这家伙。


  可是没有被子鸭,怎么办呢?


  上鸣脱下自己的闪电小外套,披在耳朗身上。


  可这家伙的头却duang duang的撞窗户。


  上鸣伸出小胳膊把熟睡着的耳朗搂过来,让她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
  不冷了,不疼了,梦见的也都是你了。


...


  “啊啊啊你为什么不叫我?!”耳朗慌慌张张的收拾着东西,“白痴别睡了!其他小朋友都下车了啦!我们到地方了!”


  上鸣仍口水直流三千尺,睡得好的很。耳朗一头黑线,费劲全力拖着他下车。


  下车后却没几个人。


  是不是在前面的森林里?


  往前走走看吧。


  不对,怎么越往里越没人。


  直到听见身后大巴车启动的声响,耳朗这才明白过来。


  刚醒过来没多久懵逼了一路的上鸣倒吸一口凉气。
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:


  “他们只是下车上厕所啊!!!!”


  ——————


  好了,现在彻底回不去了。


  上鸣慌张不已,嘴里碎碎念着捂着头跑来跑去。耳朗则淡定无比,找了块岩石坐着,从包里拿出饮料,拧开瓶盖,仰头喝下。


  “你居然还这么悠哉?!这深山老林的,有没有野兽还不一定————”


  话还没说完,身后草丛便开始发出“咝咝”的叫声。


  蛇🐍??


  耳朗打了个激灵。


  突然,从草丛里钻出来了一条蛇,它凶狠的游向上耳二人。身上的鳞片闪闪发亮,三角形的头上依稀可以看到鲜红的信子一伸一缩,两颗绿豆大小的眼睛仿佛也露出凶光,似乎正在计划如何吃掉二人。


  上鸣第一次见耳朗慌张。


  他很心疼。


  他很生气。


  他忍不了了。


  向蛇释放出超出自己承受范围之内的电流。


  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,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,传得很远很远。


  耳朗悄悄地瞥见挡在自己身前的瘦小男孩铁青着脸,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,那一幅抽搐的表情,久久地定格在了她的脑海里。


  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中电变得焦黑。


  “电气缠身”这一个性使用过度,上鸣短时间变成白痴状。


  “上..上鸣?你没事吧白痴?”


  耳朗担心地说道。


  “way~way~~”(此处自行脑补)。


  “....”


  ——————


  因为上鸣睡着了所以老师只能不停地在教育耳朗,让他们下次单独行动一定要找老师。


  耳朗却漫不经心地答应着,心却在想着刚才。


我趁白痴电男不知道时亲了他的脸啊。


?突然发现这是对情头??
【貌似是一汪空气老师画的~】